八百鯉无桥

灰鯉/叉燒/无桥
全职主喻黄其他杂食✔
凹凸主雷安其他杂食(有点雷左过激)✔
第五主杰佣其他杂食✔
小英雄吃胜出✔
然后还看什么魔道,黑执事,刀剑神域之类的,也有入V家的坑[是个蕉橘党]✔
日常打游戏,欢迎来开黑✔
是个啥都推有点烦还很懒的人2333
是美术生所以时间也很赶更新可能比较慢
辣鸡画请不要搬,表情包随意抱✔
没救了的猫控✔
以上w

这是,凯柠那篇文的灵感来源……对,我的沙雕日常…

【凯柠】我可是 社 会 主 义 接 班 人

×凯莉视角

×全文700+,一发完

没问题的话↓↓↓

我与安莉洁认识是因为学校组织的一次活动。

美名其曰给高三的放松考前压力,高一高二参加活动的人数却更多。半秃的老师推着文娱部的移动黑板到操场正中央,第一次享受到被众人围观来上课的感觉。黑板上教的是半正经的弧度计算公式和计算抛物线的图,校长还不惜加大学校开支买了近百台夹娃娃机,里面的娃娃审美却仍停留在校长那个时代。

“好好看看!运用抛物线的原理甩夹子计算正确的弧度完成夹娃娃的任务才是这次活动的真正意义!!!”

噗嗤,什么嘛。

转着手中吃光的糖棍甩手扔进垃圾桶,这等小儿科我凯莉可不必重新复习。带着根据学分领取的数量较多的游戏币和刚刚被自己夹上来的一堆娃娃,站到一台机器面前。这台机器内的娃娃已经算是很符合当代审美了,是做工有些劣质的粉红豹。作为夹娃娃行业的狩猎高手与理科班尖子生的我并不打算将把它夹出来这等简单事情放在眼里,放进一个币之后任由自己周围被人群围成面积不大的小半圆,眯着眼操纵摇杆准备拍下夹取键,旁边忽然传来一个略带惋惜的声音————

“学姐,夹不到的哦……”

“怎么,质疑我凯莉的技术吗?”

不悦。我恶狠狠的盯住她和她手中的塔罗牌,这人我是听说过的,什么半个吉普赛血统啊,占卜界新星?

“没有那个意思……但是这次…是真的会夹不到的哦……”

“收起你那套把戏,你爹凯莉我可是 社 会 主 义 接 班 人。”

淡淡的火药味无形炸开,转头发现机器已经自动将夹子往下伸,调整好的方向与位置和刚刚计算好的一模一样,按理说是不会出现任何差错,即使是机器自动向下夹,所以说,这算什么…?

我心情复杂的盯着那个才堪堪碰到娃娃的破烂夹子,夹子下面的粉红豹是四脚朝天的姿势,一双黄眼无神的很。而那个夹子就在万众瞩目之下停止了向下运动,不动了……

随即那个令人恼怒的声音又不紧不慢的响起,此时她将手中的塔罗牌合起,放回口袋。为了不让形象被破坏我决定忍气吞声那么一回,安莉洁是吧,我记住了。

“看,学姐,我说了…夹不到的……”

是ま酱的生贺!!!
画的不太好看用初回专挡一下…!

哭了,我的4000+复健
把我的文吐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

【雷帕】今天的雷狮也在快乐的卖队友

×学pa
×短打,一发完。
×帕洛斯视角
没问题的话↓↓↓

雷狮有个坏毛病,打游戏总挑上课和凌晨时段,美名其曰带我提升游戏技术,平时都是快乐四排,现在因为卡米尔的年级准备期中考,佩利昨晚陪他打的太晚,坐在我座位前面睡的雷打不动。无奈只能让我和他双排。

搓搓手拿起手机点击准备,抬头瞄一眼老师还在认真讲课,盘算了半天找了个老师的视觉死角,虽然这个死角多半依赖仰着头睡的佩利,犬齿旁是毫无违和感的几滴口水,缓缓的从唇角流出。

进去之后盯紧了屏幕,这局太非,枪都没见到个影就落地成盒。雷狮倒是运气好,几乎什么都有,虽然他并不打算与他的队友分享就是。

我原本以为这已经用尽了我今天的倒霉运气,直到刚刚忽明忽暗的光线变成了一整片阴影。佩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了睡姿瘫在桌子上,我所谓的“安全视觉死角”在讲台上望当然是一览无遗。隔着一条过道的雷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收好了手机,嘴角半勾的看着我和我面前的老师……

靠。

佩利这才醒来,托我的福他倒是没被多追究,被拉去办公室一番教育回来后我盯着还悠哉悠哉的打着单排的雷狮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憋出一句:

“雷狮老大,下次能不能不要卖,队,友?”

长篇雷安打游戏的那个我更不了,因为退游很久了,跟不上游戏更新版本的进度,我看看能不能脱离游戏写起来吧。哎,短篇的话,有灵感就写一点吧。凹凸主要还是吃雷安的,其他杂食,基本上是没有雷点的。我是个雷吹,雷狮他有那么————————好!!!

【佩帕】淬毒

极限短打混更✔
花吐梗✔
双向暗恋✔
帕洛斯视角✔
没问题的话↓↓↓

我想我得做些什么。

“喂帕洛斯,你帮我看看这个!”

佩利张开手露出了几瓣类似于白玫瑰花瓣的东西,那花可以说是太可怜了。花瓣被从中间捏断,断裂的边缘暴露在空气中微微发黄,带了点不知是花的汁液还是什么的粘液,静静躺在佩利手中。

伸出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正打算捏住一小片研究一下他要我看的到底是什么,一阵咳嗽声传来且把他手中的花瓣也抖落在地。

啊呀,数量不太一样吧?

抬头瞥见人使劲锤自己胸口,口中掉落出和他手心里相似的花瓣,他难受的皱着眉,咳完之后又将那些花捡了起来,握在手里,伸到我面前让我看。

原来这花是这么来的吗?

“哦呀。我说佩利,怎么第一反应是给我看呢?”

我想我得做些什么了。

【安迷修视角】雾霭

_没有光,我在黑暗里与迷雾贪欢。

哭嚎和狰狞与我相伴。我抱着剑无措的坐在船上。
我一动不动。

底下的黑水也平静,感官失灵。我连咽下口水都做不到,是的,我如此弱小,我做不到。

风吹了进来,从某个缝隙,将周围的冰冷吹散,撕裂开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他向我伸出双手,他将我抱入怀中,他教我做人,他说:

“安迷修,你要做个好人。”

于是我做了个好人。

——————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我庆幸着安迷修还有双剑。我什么都没了,我只能抱着我自己。

也无人救我。

没有光。我在黑暗里与迷雾贪欢。
没有,光。